您的位置:首页 >网络安全 >

黑鲨手机变局:困难之下的变革,变革之后不变的困难

黑鲨手机的一则人事变动引起大量关注。2020年1月17日,黑鲨游戏手机将任命联合创始人、原高级副总裁罗语周为CEO,原CEO吴世敏则将更多负责公司投资合作和战略规划。

▲图为:吴世敏(左)和罗语周(右)

小米集团董事长雷军也转发了吴世敏宣布卸任的微博,并配文“黑鲨加油”。

这件事引起关注的并非只是因为黑鲨手机本身,还有其背后站着的小米系和雷军。黑鲨手机对此次调整的解释是,抓住更好的市场机会,“明年新品市场动作会很大。”

为何黑鲨会将新品市场的希望寄托于罗语周而不是吴世敏?如果仅仅是为了希望抓住更好的市场机会,那么应该保证高管团队的稳定,而不是临阵换将。

“华为同事”吴世敏和罗语周

相较罗语周,吴世敏在手机产品上的操盘经验更加丰富。他曾经担任华为移动宽带终端产品线总裁,负责的华为麦芒/G系列手机创造了单款销量过千万的纪录。

此外,在华为内部,他还曾经担任华为北京研究所所长,负责的数据卡产品曾经位居全球市场份额第一名。能在华为内部创造两个记录,足以证明吴世敏在产品领域经验丰富。

2018年4月13日,黑鲨手机在北京发布了首款产品,雷军亲临现场为其站台。除了雷军之外,还有当时负责小米生态链的刘德。此外现场还包括优点科技创始人、CEO刘江峰,这些人组成了黑鲨手机资本圈。

引入小米,是吴世敏的另一个得意之作。从杭州到北京的高铁差不多需要5个小时,当时黑鲨手机刚成立不久,吴世敏陪着雷军在杭州回北京的高铁上,而在下车的时候,他已经得到了雷军投资黑鲨手机的首肯。

当时雷军还对吴世敏表示:“游戏手机小米就不做了,交给你吴世敏了。”足以证明雷军对于吴世敏的认可。

黑鲨科技成立于2017年8月,黑鲨科技许多早期人员都来自众思科技。乐视出现资金危机,欠了众思不少钱。后来众思团队逐步脱离乐视,时任总经理吴世敏就带着部分手机研发团队另谋出路,这也是现在黑鲨科技的雏形。

天眼查显示,黑鲨科技的最大股东是雷军实际控制的天津金星投资公司,占股比例为46.44%,此前的最大股东金开集团目前持股比例为26.6%,是第三大股东。吴世敏实际控制的南昌金鲨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南昌银众科技合伙企业合计占股26.97%,是第二大股东。

说到这里也就不得不提到刘江峰,当时他也出现在了黑鲨科技首款黑鲨手机的发布会上。他与吴世敏的关系非同一般,甚至为小米和黑鲨科技牵线搭桥。

刘江峰是吴世敏在华为的同事,两人还有其中一段交集是乐视时期。吴世敏和刘江峰离开华为之后一起来到众思科技,而众思科技是由乐视控股的智能硬件公司。当时刘江峰担任众思科技的CEO,吴世敏担任总经理。

乐视Pro3手机、乐视kido儿童智能手表均出自众思科技团队之手。2018年1月,华为内部通报,华为消费者终端业务的6名前中高层领导,带了内部资料到乐视、酷派,已经被抓进看守所刑事拘留,等待检察院批捕。当时,众思科技副总裁吴彬也卷入其中。

度过乐视的失意的刘江峰在离开乐视之后,创办了优点科技,彻底投入小米生态链的怀抱;吴世敏则开始做黑鲨手机。不过,吴世敏也有支持刘江峰的创业。优点科技有一个股东是吴世敏实际控制的南昌金鲨科技合伙企业,持股比例为7.9%。

此次接替吴世敏的罗语周,是他在华为的同事。他曾经担任华为消费者业务中国区副总裁,也就是余承东的下属,但从职位判断,他并不是直接对余承东汇报。

吴世敏和罗语周处在不同的产品线。在终端业务上,吴世敏主要负责华为麦芒/G系列手机,而罗语周负责的是华为品牌在中国市场的渠道和销售。

罗语周在华为经历了3G转4G的大潮,以及华为终端从运营商通路到消费者通路的转型。2014年,华为启动从B2B到B2C的变革,同时打开公开渠道和电商渠道。

根据罗语周当时透露的数据,2013年华为终端运营商渠道占比为50%,公开渠道为40%,电商只有10%。到了2014年,运营商渠道和公开渠道都为40%,电商升至20%。

此外,以Mate 7的发布为契机,华为开始坚定走精品路线。Mate和P系列以每年一款的节奏推出,华为开始涉足3000元以上的机型。

而罗语周就是亲身经历过这个阶段的人。这与吴世敏有很大的不同,他主导的华为麦芒/G系列手机,恰恰是华为在运营商渠道的主力产品。

黑鲨的方向——不谈手机只谈游戏

根据吴世敏的规划,黑鲨一年只发布两款游戏手机,上半年一款,下半年一款。2018年,黑鲨两款产品销量达到了几十万台的量级,并帮助黑鲨实现了盈亏平衡。但是吴世敏希望在未来几年内黑鲨能做到300-500万台的年销量。

但即使是真的实现了500万台的销量,在当今的手机市场,这也是毫不起眼的体量。

随着5G的商用,其对于游戏的改革在加速,对于终端设备的革新更是如火箭一般的速度。主要的手机厂商均已经表示,2020年在旗舰手机上将不会再有4G手机,但目前看来,5G并不会成为黑鲨手机的加速剂。

2019年3月,吴世敏接受采访时曾明确表示,黑鲨不会是第一批推出5G手机的厂商,但会很快跟进,而且已经在这方面有所布局。截止目前,黑鲨手机的5G产品依然没有出现。根据中国信通院发布的数据,2019年12月5G手机的出货量已经超过1200万台。

此外,5G对于云游戏的推动作用将会对手游市场形成分流,这对于专注做游戏手机的黑鲨科技来说也是一大阻力。

吴世敏认为,随着5G的普及,云游戏一定会火,但是云游戏的产生并不代表着用户对于终端侧的需求降低,用户对于屏幕质量的要求、对于操控性的要求依旧存在,而黑鲨恰恰在这些方面有很强的优势,这样一来能够与仅仅是专注于在性能上进行军备竞赛的产品拉开差距。

但是,这恐怕只是他的一厢情愿,目前包括谷歌、腾讯、盛趣、巨人网络和完美世界等游戏厂商均对云游戏开始加大布局,加上手机厂商原本就对硬件性能的提升优化,以“游戏手机”为主打卖点的黑鲨科技,优势会被逐渐抹平。

但拥有丰富改革经验的罗语周,会成为黑鲨科技的救世主吗?

在多个场合谈到黑鲨手机,罗语周都选择避免谈论黑鲨手机与其他品牌的竞争,他表示,黑鲨无意跻身华米OV的行列,而是想成为中国的索尼、任天堂。

在黑鲨的规划里,未来游戏手机的生态分为三部分:首先,把手游的体验做到极致,其次,还会配备周边的硬件,借助手柄让手机具备掌机的功能,此外,黑鲨还将在新款手机中加入投屏功能,投影到电视或大屏上,从而具备主机的体验。这样一来,游戏手机就同时拥有了手机、掌机、主机三种形态。

可以说,罗语周的野心很大,但现实却并不会像野心那样美好。首先,黑鲨手机不管是用户认知还是产品形态,都很难摆脱“手机”;其次,任天堂的成功之处在于独占游戏,以及生态的建设,这一点在中国并不具备条件。

甚至在罗语周最擅长的公开市场和精品战略上,黑鲨手机都已经处于弱势地位,不仅价格高,体量还小,生存只会变得越来越难。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