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科技要闻 >

电商直播人才培养不止为了打造“薇娅”“李佳琦”

原标题:电商直播人才培养 不止为了打造“薇娅”“李佳琦”

主播看似门槛低,其实学问也很深,要知道如何运营粉丝,如何撰写直播剧本,明白在不同的时间段介绍不同的产品,应该从哪些方面对产品进行挖掘。

本报记者 张盖伦

近日,浙江省制定的《电子商务直播营销人员管理规范》出台,这是国内首个针对电商主播的相关规范,它明确了电商直播营销人员的基本职责和底线。

就在前不久,人社部联合多部门发布公告,在互联网营销师职业下正式增设直播销售员工种, “薇娅”“李佳琦”们转正,带货主播也是正当职业。

行业鲜花着锦,对人才的需求也水涨船高。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发布的报告指出,淘宝直播一年可以带动就业机会超过173万。Boss直聘发布《2020上半年直播带货人才报告》也显示,天猫618前夕,主播和直播运营两大岗位需求量比去年同期高11.6倍。

行业端将目光投向了校园。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创业学院电商教研室主任邱阳告诉科技日报记者,未来围绕电商直播的分工会越来越细化,精准化人才培养更能凸显高校优势,“高校不仅要打造主播,更要看远一些,让学生在两三年后走出校门时,仍能有就业竞争优势”。

看似门槛低,其实学问深

缺人,是许多相关企业的直观感受,也是让上海某多频道网络(MCN)机构企业合伙人黑水一直头疼的问题。

MCN机构,简单来说,就是负责网红筛选和孵化,并承担内容开发管理、平台资源对接、商业化合作变现等一系列链条化工作。

电商的玩法正在发生改变,直播和短视频已经成为流量入口。直播间越开越多,有些商家一天要播12小时甚至24小时。

人从哪里来?

黑水说,像他们这样的MCN机构,缺人;想试水电商直播的企业,也缺人。“有相关经验的人才,本来就不多。有点经验的,就容易浮躁,一上来就开高价。”

将人才培养阶段前移到校园,对MCN机构来说,可以降低用人成本;对有志于此的学生来说,则可以在实战中积累经验。6月30日,四川商务职业学院电商创业园与上述MCN机构达成合作,培训学生并提供实践岗位。

“做带货直播,我们要求的是亲和力,对颜值的要求没那么高。”黑水说,作为主播,重要的是对产品要了解,能带动氛围,语言逻辑能力要强。

但这只是台前的功夫。在台下,还得知道如何运营粉丝,如何撰写直播剧本,明白在不同的时间段介绍不同的产品,应该从哪些方面对产品进行挖掘,“要讲得有场景性,不能像说明书一样。播完了之后,还要复盘、总结。其实这份工作很辛苦。”黑水表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做主播也是个体力活。“要干这行,得能吃苦、真热爱、肯学习。”黑水总结。

主播看似门槛低,其实学问也很深。

业界变化快,给教学带来困扰

在四川商务职业学院电商创业园负责人易博看来,和MCN机构合作,也是对教学模式的一种改进和探索。

“直播和短视频营销,都是电子商务领域的新东西。相关的教材、课程都没有跟上,学校跟行业结合得也比较浅。”易博说,这也是数字经济时代教学的一个普遍难点。很多东西迭代太快,有些领域一两个月就换一种玩法,教材写出来就过时了。

他越发深刻地感到,职业院校的学生要多接触行业和产业,了解行业一线究竟是什么情况,“实战很重要”。和MCN机构合作后,全校学生都可以报名参加主播培训。其中,毕业生能够通过参加培训获得与跟岗和顶岗实习相同的学分。

新的职业诞生,确实会对人才供应形成压力。育人,需要时间,需要师资,也需要学生观念和认识的转变。“如果学生是抱着‘玩一玩’的心态报名,我会把他们刷掉。”易博说,真要选择当主播,就得上心。学生要积极“自我培训”,每天制作短视频,每周用机构提供的账号直播,不管有没有人看。

“教育上,各种资源还没有匹配上。没有教材,没有教学案例,没有足够的教学资源。”邱阳所在的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试水直播人才培养较早,今年学校还正式挂牌成立了直播电商学院。他说,学校老师上课,主要还是靠自编讲义,同时引入企业深度参与,比如开讲座、办比赛等。

一切都在探索中。邱阳透露,2020年秋季新学期,学院要招收两到四个班的学生,按照直播电商产业链所需要的技能进行体系化教学。他表示,做直播电商,至少需要5类岗位技能——产品运营、主播、直播运营、客服和新媒体运营,“我们打算设计12—15门课程,全方位提升学生的综合技能素养”。

未来细化分工,需要高层次人才

未来,抢主播的热潮会不会退去?两位受访老师都给出了一致的答案——肯定会。

但是,电商直播的生态会更加成熟,行业分工会更细化。

“从现在来看,这个行业有些虚假繁荣。我们不能一窝蜂送学生去做主播。目前各类主播不断涌现,但以后比拼的可能是主播背后的东西。”邱阳分析。

主播背后的东西,是品牌打造能力、营销推广能力、供应链能力和产品议价能力……所以,学校要让学生找到自己的定位。“不去做大而全,什么都会,可能恰恰意味着什么都不会。”邱阳说,以后擅长做短视频的,擅长写文案的,擅长与人沟通的……都能在直播这个产业链上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

易博也坦言,归根结底,学校想培养的是学生的“新媒体能力”。当直播成为常态化操作后,还会有新的带货形式涌现,但学生现在学习的技能,至少能帮助他们进入电商行业。“未来也许没有主播了,是机器人主播。但这个时候,我们还需要机器人‘饲养员’,也就是训练机器人主播的现代人才。你有过当主播的经验,做这项工作就更容易上手。”没有行业是不变的,易博希望,学生可以凭着在实践中掌握的能力,拥抱变化,继续点亮新的技能点。

就在天猫618电商购物节前夕,中央戏剧学院播音主持专业在校生周明成为老字号吴裕泰的直播带货主播。他长期学音乐剧,练舞蹈,当年艺考曾拿到中戏、北电、中传等12所高校专业合格证书。吴裕泰电商总经理郑艳表示,专业院校出身的正规军更可能凭实力圈粉,吸引年轻客群。

不过,现在,直播电商人才培养的主力,还是职业院校。易博认为,这是因为行业还在起步阶段,电商直播的职业认可度还不高,职业院校更能“放下身段”。

邱阳记得,前段时间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做直播带货,金句频出。看这种直播,确实是一种“艺术的享受”,但要达到他们的程度,需要长时间积累。“以后主播要脱颖而出,确实需要非常高的素质。”邱阳说,主播要自己有吸引力,才能吸引公众。

围绕直播,还有一些关键岗位,也在呼唤更高层次的人才,比如数据分析。如何选品,如何控制节奏,如何选择营销策略,都要以数据分析为基础。“这就需要直播人才拥有专业化的学科素养。”邱阳表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